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励志人物 > 文章内容页

徐小平:做给俞敏洪看看

来源:励志库 日期:2017-12-21 10:00 分类:励志人物 阅读:

 徐小平:做给俞敏洪看看
  
  “一个要网上卖猪肉,一个是要做电影。两个想法都……其妙无比。”徐小平一扫晚睡的疲惫,开始兴奋起来,身子靠到椅背上,不时发出响亮的笑声。他前一天见投资者,一共见了三个,当场就拍板两个,并且两个项目让他兴奋如此。
  
  眼前的徐小平看不出任何变化,似乎还是在新东方做签证咨询的那个徐老师,容易兴奋和激动,谈理想和志向。但他已经不再谈出国、签证、职业规划,而是谈创业和投资。
  
  这样的徐小平放到整个投资圈,都是个异数。没有独立创业的背景,出身离目前最火爆的创业行业万里之遥,他还公然宣称自己缺少投资理性。可也就是这个人,在2011年年初,宣布成立了“真格”基金,要在未来十年投出四五十家上市公司。
  
  被俞敏洪召唤回国,和王强、俞敏洪并称“三驾马车”,支撑起新东方发展的最关键时期,个人也达到事业的高峰,但随之他们像共患难不共富贵的夫妻一样,分崩离析。徐小平在随后几年做了很多事:演讲、写书、投资拍电影和话剧……投资和这些一样,只是寻求让突然失去重心的自己重新充实起来的一种方式。现在,55岁的他大张旗鼓地宣布成立投资基金,看起来要将天使投资当成自己最终职业选择?
  
  答案不是这样。
  
  从盲投到动“真格”
  
  在他谈定两个项目的同一天,他还见了第三个人。“我一直拖着不见,感觉就不靠谱。”他说。可是最终耐不住对方的执着,见了面,“我还没听半小时,脑袋就冰凉,”脑袋温度高低,是徐小平决定投钱的重要和唯一标准。“别的投资人听到这里会立马很客气地终止谈话,我没办法。”在接下来一个半小时里,徐小平教这个创业者如何回答问题,如何把自己的商业战略讲清楚,甚至还答应对方帮助引荐其他投资人,谈话一直到凌晨四点才结束。
  
  作为一个天使投资人,这也算不上什么离谱的行为。其实,他离谱的事还很多。几个月前,他和雷军等人一起投资了电子书“多看”,徐小平担任董事长。今年2月,多看召开新品上市发布会。作为董事长,他是看了雷军的微博才得知这一消息,“雷军说产品还不够完善,否则发布会就要请我出席。据说很轰动。”说这话时,是甩手掌柜的那种惬意和开心。
  
  也有的投资项目已经改变方向,并且新模式都有雏形之后他才得知的。他也曾主动关心过项目。有一次他想起一个几十万美金的投资项目都将近一年半了还毫无音讯,就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结果对方的项目很艰难。通完电话后,徐小平很难过,觉得这样是给了创业者太大压力。自此,管的少,就成了徐小平投资的重要原则之一。
  
  “管的少,投的快,投的松”是徐小平自我总结的投资三大特点。只要谈的徐小平头脑发热,很多项目都会立刻拍板。头脑发热是他的投资圣条。徐小平再度仰天大笑:徐小平的大脑是什么?是非凡的大脑。我就是能感染别人的人,如果别人能让我头晕,在精神层面都打动我,他的思维、语言肯定不可多得。是个人才,值得投。
  
  在这个圈子里,不熟不投几乎是铁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必须选择自己熟悉的行业,更有苛刻者如雷军,要求必须是熟悉行业内的熟人,或熟人引荐的项目。这些大佬,在他们各自的行业早有了修道成仙的地位,判断项目的前景对他们算不得难事,甚至可以通过所投资项目连点成线,形成规模宏大的帝国版图,这是他们熟悉的商业游戏。徐小平公开表达过欣赏雷军,但他又明确说自己不会变成一个雷军式的投资者,“我学音乐出身,我是靠直觉活着的人。”
  
  另辟蹊径一定要经历痛苦。再有“非凡大脑”的徐小平,也有经历投资学徒期。过去五年,他投了大小四十多个项目,尤其是刚刚涉足投资时,来找他的项目几乎他都做了投资,结果可想而知,现在留给他的后遗症是,他谈论自己做天使投资成绩时,使用回报率而不是成功率,“最重要的是有个代表作”。这几年,他都在偷偷看太太的脸色,而太太,大概黑脸的时候比较多。所以每到春节,立誓不再做投资也成了他的保留节目。但过完春节,他又耐不住寂寞偷偷试水。毕竟没有一个成功项目,他也不好对外宣称是个天使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