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感悟亲情 > 文章列表页
  • 阅读:1次   日期:2020-03-22母亲给4个儿子的遗书

    最近,一位母亲给四个儿子的遗书刷爆了朋友圈,无数人看完后红了眼眶:谢谢你们照顾我,但我后悔生下了你们。 儿子们: 今天我过了80岁生日,也就是说,我活了整整80个年头了。...[阅读全文]

  • 阅读:1次   日期:2020-03-22上海一位父亲立下遗嘱:女儿,你的孝心只值1块

    文/远去峰来 11月25日,一位上海父亲临终前,在医院里立下一份遗嘱: 我的遗产留给女儿吴某某一元,其余财产包括房产一套、存款80万元,全部留给陈女士。 这陈女士是谁?是3个月...[阅读全文]

  • 阅读:5次   日期:2020-03-22所有子女都逃避的真相:总有一天,父母会老得

    文/刘娜 1 电话打进来时,我正在订机票,准备出趟远门。我爸急促又恐慌的语调,顺着手机传来:你咋啦?你在哪儿呢?你不是病了吧?你咋不往家打电话哩? 我这才想起来,有四五...[阅读全文]

  • 阅读:1次   日期:2020-03-22请把笑容带回家

    1 母子都在为上大学的学费发愁时,父亲回家笑着说我下岗了; 父亲出去找工作总是碰壁,但每天回家,他都笑着说差不多了; 父亲做工时受了伤,回家依然笑嘻嘻的,说没事,没事;...[阅读全文]

  • 阅读:7次   日期:2020-03-22林清玄:父亲的笑,我还能看多久?

    文/林清玄 1 父亲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还殷殷地叮嘱母亲不要通知远地的我,因为他怕我在台北工作担心他的病情。 还是母亲偷偷叫弟弟来通知我,我才知道父亲住院的消息。 这是...[阅读全文]

  • 阅读:12次   日期:2020-03-22父亲透析的这五年,让我体会到了人间值得

    文/圆爸尼克 1 父亲又住院了。 我驱车往医院的路上赶。由于车速过快,一踩刹车,车上的玉串挂件砸在车窗上,发出咣咣的响声。 车里放着王菲的《人间》:风雨过后不一定有美好的...[阅读全文]

  • 阅读:20次   日期:2020-01-20不让父母担心,就是最好的孝顺

    文/李思圆 1 在你心里,什么才是真正的孝顺? 是读书时成绩优异、工作时飞黄腾达?还是你衣锦还乡,给他们最好的物质生活? 其实,都不是。 自己做了父母以后才会发现,照顾好自...[阅读全文]

  • 阅读:23次   日期:2020-01-202019年最感人的一个真实故事

    文/肖佳慧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因为一次意外的走失,3岁女孩肖佳慧被人贩子拐走,由南昌教师家庭的娇娇女变成湖南衡南农村一对贫困农民的养女。直到17岁...[阅读全文]

  • 阅读:18次   日期:2020-01-20爱要怎么说出口?中国父子的心里好难受...

    文/公开课知酱 一个典型的中国家庭,总有一个缺席的父亲,一个焦虑的母亲,一个失控的孩子 。 母亲忙前忙后,衣食住行样样操心,常被抱怨唠叨。 父亲在家中,子女的大事不管,...[阅读全文]

  • 阅读:14次   日期:2020-01-20你有没有发现,父母开始看你脸色了

    文/木舒 1 在我们心中,父母好像总是强势的一方,小时候我们反抗、争论、摔门而走,却好像都没什么用。 直到我们长大,慢慢长成可以和父母平起平坐的年纪,可成长带来了新的痛...[阅读全文]

  • 阅读:19次   日期:2020-01-20《请客》,春节最佳微小说

    又快过节了,章明早早就约定好,请了三个人吃饭。三个人中,有两位是他的领导,另外一位是相处多年的好朋友,对他来说都很重要。章明提前几天就和他们约定好,每个人都说没问...[阅读全文]

  • 阅读:10次   日期:2020-01-20我的母亲不过母亲节

    文/刘娜 1 我的母亲很少收到花。 她收到的第一束花,是那年她生病时,我回家看她。从医院输液归来,我俩走在乡间小路上。我看见路边灯笼花和油菜花煞是好看,就薅了一大把,用...[阅读全文]

  • 阅读:53次   日期:2018-09-01父亲最后的回应

    父亲最后的回应 文/叶倾城 她倾身上前,轻轻叫一声:爸,爸,你听见了吗?父亲的头,微微向她的方向动一下,嘴里含混地唔一声。这是父亲给世界留下的最后声音。 她七八岁的时候...[阅读全文]

  • 阅读:29次   日期:2018-09-01有一种爱是索取

    有一种爱是索取 文/张峪铭 没错,爱有时需要索取一点。 妻子三天两头的给 母亲 打电话,一会找母亲要点芝麻,说她那芝麻搞得干净,炒的芝麻粉特好吃。一会找母亲要点萝卜干,说...[阅读全文]

  • 阅读:41次   日期:2018-09-01母亲的爱

    母亲的爱 译/段若鹏 我生长在一个小镇。那里的小学离我家走着去只要10分钟。 我仅仅知道中午的铃声响时,我总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回家。母亲总是站在楼梯的顶层,向下对我微笑。...[阅读全文]